相关文章

东北铁路快运大格局架构成形

  “四原”集中负向拉动“铁老大”也做“小生意”

  哈铁局的前身是中东铁路,已有百年运营历史,所辖线路覆盖黑龙江全境和内蒙古东部地区,运输商品以原煤、原油、原粮、原材等“四原”为主,现有员工近19万人。

  2012年以来,随着区域经济低迷,大宗物资运输需求持续下滑。哈铁局局长张海涛说,市场倒逼国企必须加快转变观念、服务地方产业转型及商贸物流需要,强化零散快运和集装箱运输等货运产品供给改革。

  “"铁老大"放下架子才有活路,过去十多公斤的小件包裹"看不上眼",如今,成本核算平衡后甚至可以提供上门取货服务"化零为整"装箱。”在哈铁局国际集装箱中心站内,站长秦晓东正向前来取货的企业“打广告”。他说,过去企业要缴的租库等费用如今全免,去年站里共研究货运“一口价”477次,跟企业谈了400多次。

  产品供给结构调整背后是企业经营理念和效能的变革,哈尔滨东站站长董延春说,过去把公路物流企业当“对手”,如今是寻找产品的差异化共赢点,尤其与新型物流企业合作,真正面向市场做生意。

  为了变“管理”为“服务”、变“限制”为“开放”,哈铁局还组织“互换暗访”,让干部当货主改进产品和服务短板。在哈铁局社会服务中心一楼办事大厅,记者遇到了正在办理业务的中国通号公司技术人员潘安邦,他说:“过去来来回回跑几天,现在一次性几分钟就搞定了。”

  成本和创新是企业核心竞争力,哈铁局通过建设“数字哈局”等举措,实现了“摸清家底”减员增效,所有场站的运营等情况都被实时监控,每个单位资产总额、当日物资及人工使用等,都在数据库中留存。

  “大数据模型公开透明便于监督,今年一笔3500万元的重复投入预算被及时纠正,外雇用工也减少1000多人。”哈铁局统计处处长姜辉说,改革倒逼物流成本下降、刺激了市场需求,今年一季度统计数据显示,全局日均发送零散货物同比增加324%,批量快运发送量同比增加93%,集装箱日均同比增加61%。

  “堵头局”变“大通道”

  东北快速物流网提速增效明显

  哈铁局地处我国铁路网最北末端,因传统区位劣势被称为“堵头局”。对此,企业积极“走出去”整合行业内资源,与沈阳铁路局联合构建东北快速物流网。去年8月,哈铁局所属“龙江?蒙东货物快运”更名,与沈铁局所属“东北货物快运”品牌合并,实现“统一品牌标识、统一运营模式、统一资源运用”。

  “名称变化背后,是铁路服务打破管理界限的提质增效,速度加快、物流费用大幅降低。”哈铁局货运处处长李殿彬说,以往两个局在独自管内的零散货物快运网络中各打算盘,制约较多。合并后作业及营业网点覆盖东北全境及内蒙东部,每日固定开行蒙东及哈尔滨、长春、沈阳、大连等方向10趟“点对点”货物快运列车和5趟环形列车,最高时速120公里,采取固定车次、固定时间、固定停站等客车化模式开行。

  “早上从大连捕的鲜虾、活蟹搭乘货运快车,当晚即可运抵哈尔滨,过去要2天以上。”哈尔滨顺鑫物流公司经理杨文燕说,铁路快运安全准时快捷、装载量大、运费低、不受天气影响等优势,让物流企业有了信誉保证,送货上门等延伸服务也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。

  哈铁局副书记江海波分析说,以直通运输的方式实现货来货去,东北地区间零散货物快运至少可减少中转1次以上,压缩运输时限24小时以上。运行图的统一铺画提高了运输效率、压缩了生产成本,实现了业务扩张和集约化经营,提高了铁路物流竞争力,同时也降低了社会物流成本。这种资源和业务上的深度融合,进一步拉动了服务理念改善、覆盖地域延伸,完善了东北地区快运网络,形成了入关、抵港、出国的东北快速物流大格局,在打开国内、国外两个市场的同时,也为东北地区产业结构调整、转型升级注入了新动能。

  “亚欧走廊”全面贯通“一带一路”助力东北振兴

  作为我国与俄远东铁路、后贝加尔铁路毗邻联通的“大通道”,哈铁局承担着两国60%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。到达哈尔滨的货物通过绥芬河、满洲里口岸,可向北陆路出口至俄、德等欧洲国家,也可借俄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口实现陆海联运,运抵我国东南沿海港口或第三国,实现“中俄中”“中俄外”的运输模式。同时,运往吉林、辽宁方向的货物,也可通过铁路快运网络,经由大连、鲅鱼圈等港口向南出境至日本、韩国等地。

  随着国家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实施及“中蒙俄经济走廊”黑龙江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推进,哈铁局常态化开通了哈尔滨至俄叶卡捷琳堡、德国汉堡的货运班列,以及中俄韩“哈绥符釜”陆海联运集装箱运输线路,对接俄罗斯“欧亚经济联盟”等政策,也契合中韩自贸协定、韩国“欧亚倡议”等国际合作,横跨亚欧的铁路快速运输“走廊通道”已贯通。

  “大通道距离近、成本低、时间短、运力足,具有充分优势。” 黑龙江省社科院应用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刚、海铁联捷运输集团总经理樊继忠等业内人士认为,“亚欧走廊”在新一轮东北振兴中发挥着对沿线地区人气汇聚、产业集聚的催化作用,东北区域多边多向经贸枢纽的产业动能不断集聚。

  他们表示,“亚欧走廊”目前仍有挖潜空间,一方面,陆海联运通道方面尚未规模化、便捷化运行,尤其目前物流多为单程,尚未形成常态化、规模化对流。另一方面,我国铁路系统内部管理仍可挖潜,部分运输产品距离客户多元化、高质化需求有差距,24小时服务、门对门服务成本高等问题亟待解决。

  此外,应加速同江中俄铁路大桥等中俄重大节点基础设施建设进度,打通连接黑龙江与俄远东地区陆海联运的便利化通道,同时加快我“沿边快速铁路网”改造,对绥芬河、黑河等口岸沿线铁路升级,形成口岸城市群,发挥集群效应。

  一些中俄经贸人士建议,强化中俄合作提高大通道货源集结和规模通过效率,搭建双语公共信息平台提供一站式服务。在口岸站互设办事处,专门负责中俄跨境运输工作,包括物流代理、通报价格、设计方案、跨国合作等业务。还有,铁路总公司可针对客户多元需求,对接市场尝试创新更多产品,提速物流效率优化。

  作者:李凤双